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公室极乐宝鉴190
公室极乐宝鉴190

我也懒得再怪他了,突然我想到一事,问他,“你跟王敏没什么吧?她有没有怪你的意思?”  “怪倒是没有,因为是你的事情,她特别的关心,就多问了几句。我就告诉她那女的就是那此相亲被她撞见的女人,她才恍然大悟,然后就担心你这边会不会出什么事情。”  “还算你们有良心,我刚才可是差点被人生吞活剥了,哎,还真是一场难忘的婚礼啊。”我叹息道。  “可不是,太难忘了,简直可以媲美雅典娜保卫战。”丁亮也附耳同意我的说话。什么意思,怎么扯到西麦去了,我懒得跟他再说下去,便说呆会准备回家了,让他自己小心点。  “你也是啦,估计今晚回去少不了你的果子吃,要不要做兄弟的收留你一晚啊?”丁亮贼笑道。  我白了他一眼,忍不住说,“得了吧,谁收留谁还说不定呢,兄弟我自有妙招应付,安了。”我转身朝杨倩她们那一堆走去,没有想到我的魅力是大打折扣啊,走到哪,都没人给我好脸色看。  我这郁闷的,实在是太揪心了,只好一个人坐在酒桌上喝闷酒。正在这个当口,茹钟娟突然坐到了我的身边,我当时只顾着埋头喝酒,也没有看旁边坐了什么人,只闻到一阵香风迎面扑来,心想这应该也是位美女了。  可此时的心情顾不上看美女了,内心的痛苦是别人无法理解的。“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,不如我们一起捧一杯?”  听着耳边有点熟悉的声音,我豁的转过了头,看到是茹钟娟,我没多大兴趣的又转回了头。这个女人我更是惹不起啊,想起自己的第一次就是落在了这个女的手里,就觉得有点丢脸。  那可是我平生第一次拔牙啊,虽然过程是惨痛不安的,内心的情绪也是紧张非凡的,但我还是很珍惜这平生的第一次。所以对于这个亲自操刀给了我第一次的女人,我是又恨又怕啊。  “怎么了?怪我啊?我还没找你算账呢,你都把我妹妹弄哭了,到现在还在难过呢,你倒好,跑到这里喝酒找乐子。”没有想到脱下了白大褂的茹钟娟说话如此的犀利,真跟她手里的那把镊子有的一拼。  我本不想搭理这个女的,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于我,我也不好不回答吧。  “你妹妹的事是她自己惹的,跟旁人无关,你尽可以问问她我有没有撒一点谎。她这么陷害我,应该是我找她算账才对吧,正所谓帮理不帮亲,你作为一个医生,可不能埋没了事实真相啊。”  “瞧你这说的,这么严重,呵呵,我也只不过跟你开个玩笑罢了,”茹钟娟转弯倒是转的挺快的,她故意笑着说。  我见她这样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于是便道,“茹小媚没什么事情吧?你帮我劝劝她,让她看开点,其实我跟她本来也没什么仇怨,何苦要为难我呢。”我这说的可不假,本来屁大点事,现在整出这么大件来。  茹钟娟笑着答应了,然后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接着说,“你对小媚就真的没有一点感觉么?她可是特别气恼这个呢,看你今天说话斩钉截铁的样子,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  茹钟娟这样问我的时候,其实我自己也搞不清了,本来对茹小媚是带着欣赏的眼光来看待的。其实她确实很优秀,且不说身后的背景,单就她一个人撑起来这么大的一个婚纱店,也不是个善茬。  所以了,即使她再怎么好,也只会是属于别的男人的,与我何干呢?我何必在这里纠结什么,可不能因为茹钟娟的一两句话就让我的立场有所松动。想到这里,我心里有了主意,然后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件事。  “茹小媚昨晚拿我的身世来要挟我,她说知道我身世的秘密,不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,你知道么?”我问出了口,听我这么说,茹钟娟的神色突然不自然起来,她慌乱的四周看了一下,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找什么。  然后她低下了头,居然一声不吭的坐着,我更加觉得奇怪了,难道我的身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?还是她们都是故意骗我,其实我的身世一点都没有什么奇怪的。不就是父母早亡,由叔伯抚养长大嘛,没什么稀奇的。  我也不想再问了,既然人家都不愿意说,而且人越加清醒的时候就越烦恼,我不愿做个烦恼的人,所以便作罢了。  茹钟娟见我不再追问我身世的事情了,她仿佛轻松了许多,又开始倒酒,然后拿了一杯到我面前,“干了,今天不醉不归,”我有点惊诧她为何这样子,按理她不应该过来陪我喝酒,而是应该在家里陪着她妹妹的啊。  “干了,干啊,是个男人就干了,”茹钟娟不住的催促我。  我火来了,不就是喝一杯酒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拿起杯子就送到嘴边,然后一饮而尽,还把杯子倒过来给她看,果真是滴酒不剩了。她微微一笑,然后赞许的朝我伸出大拇指,“再来一杯!”  娘的,这算是怎么回事啊,喝闷酒都有美女作陪,我这运气也忒好了点了。不过既来之则安之,她都敢跟我喝酒了,我有何不敢的。  “干了,不醉不归”我豪言壮语道。“好,不醉不归,谁第一个倒下,谁就是小狗,干了”茹钟娟脱下了白大褂,可一点都不像是个医生的样子,不管是动作还是说话,我看的很是纠结了。  于是我们两你来我往的也记不得干了多少杯了,直到最后我意识都有点模糊了,然后恍惚间我感觉自己被人架起来往前走。鼻尖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,我恍惚觉得是杨微,于是便嘟囔道,“微微,我要回家,回家,我们再喝。”  “好了,你醉了,不要喝了,我们回家。”迷糊间对方还软言软语的哄着我,我更得意了,“微微,今天你不理我,我就喝酒,喝酒,喝给你们看,谁让你们不理我。”  然后我耳朵边上突然响起了女人的笑声,可是这个时候我已经来不及想这么多了,因为我的意识已经陷入了昏迷中。  昏迷中的我自然不知道其实我这个时候不是在回家的路上,我的大部分重量都倚在了一个女人的肩膀上,而这个女人,根本就不是我以为的杨倩,是一个我绝对想不到的女人。  醉酒的男人一定不是一个好男人,因为好男人不会醉酒只会品酒。记不得这句话是谁说的了,但我还是比较认可的,只是这句话用在我自己身上怎么看着都有点别扭。  因为我首先是个好男人,其次我又时不时的会醉酒一小下,每次醉酒后的下场也是很惨的。记得第一次醉酒我是倒在了一个臭水沟里,然后睡了一夜爬起来发现自己跟路边的叫花子没两样。  唯一庆幸的是,路边有行人经过没有给我丢硬币,所以看来我还是跟叫花子有本质上的区别的。第二次醉酒是在朋友家里,结果把人家妹妹给睡了,其实我不是有意的,是因为人家妹妹本来一直对我有意思,只是我一直无动于衷而已。  然后趁那次我醉酒不省人事之际,她摸了过来霸王硬上弓,于是就有了后面的故事。后来的几次醉酒倒是遭遇比较的好,不是艳遇就是艳遇,当然这些旧事就不提了,免得许多男人对我嫉妒和怨恨。  但令我匪夷所思的是,为何这次醉酒经历这么的奇怪,我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上像是被碾过了般,浑身酸痛不已。  难道是被杨微她们狠狠qb了?还是我自己跌倒在哪里了,然后怕回家继续睡觉?这所有的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,我睁开了眼睛,看见的居然是陌生的房间和摆设。  难道我不是在自己家里么?我这是在哪里?房间里没有一个人,可我分明看的出是一个女人的闺房,到处###的颜色做装饰。这个房间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,所有的摆设当然也是前所未见的。  我心里开始使劲的搜索所有能想到的女人,我身边的女人虽然众多,但能发展到可以把我带回家的可没几个。是余婷?可是她的房间我很熟悉啊,难道是叶子娇,她倒是从来没有带我回家过,有可能么?  这么胡思乱想也不是个法子,我索性站起身来,床边的椅子上早已经放上了一套干净整洁的睡衣。我这才注意到自己浑身上下光溜溜的,没有一件可以蔽体的物件。  这玩笑开的大了,没有想到一次醉酒倒是又给我增加了一次艳遇的机会,这个时候我几乎可以肯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我换上了放在椅子上的睡衣,然后拉开房门,只见客厅的餐桌上早已摆好了早餐。  这个时候说实话我已经饥肠辘辘了,所以看到牛奶和煎蛋自然是眼睛发亮,但想到自己还没有洗漱。于是我到处看了看,找漱洗室。这个房子还真是大啊,我找了几间房,都没有看到浴室,倒是发现不少卧室和书房。  最后我在一个走廊尽头看到有一间房子的把手很奇怪,是金属片的,我试着转了一下,门居然开了,没上锁,我暗喜。打开了房门,呵呵居然是一个漱洗室,里面梳洗用具一应俱全,而且还都是没有开过包装的。  我还注意到一个厚厚的窗帘在我的侧边隔起来,只是我看不到里面的景物。当然好奇是有的,我轻轻的走了过去,然后猛的拉开了帘子,眼前的一幕让我大吃一惊,也……大饱眼福。  我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女人在里面洗澡,可奇怪的是没有听到有水声。女人朝我惊恐的转过身来,是茹钟娟?这个时候的我真是惊呆了,我和她,怎么可能?难道这个房子是她的,昨晚我是和她呆在一起?  茹钟娟的皮肤真是光滑啊,率先入我眼的就是她线条美好的酮体,她惊恐的拿两手遮住胸部。可是已经晚了,该看的我早已看光光了,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遮挡会不会太晚了点?  女人的身体我不是没见过,所以不是愣头青了,但这样的美色看在我眼里,还是让我不可遏止的开始全身发热。我心头的**渐渐的悄无声息的涌了上来,只是此情此景,我如何能顺从本意而行事